自娱自乐的博客
一条半死不活的咸鱼
愿望是做小透明

桉楠

© 桉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唐多】思念

乡下的小路并不平整,坑洼里积着雨水。

墨多多心不在焉。一辆机车路过,积水四溅,白鞋子、墨蓝色的长袖卫衣和黑色直筒裤都沾上了泥点。

一个廉价的橡皮球滚到墨多多脚边,墨多多捡起,把它还回四岁小孩的手中。小孩接过皮球时,咯咯地笑了。墨多多揉揉小孩的头发,递给他一颗糖。

男孩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声:“谢谢大叔。”

喂,他还是一个十九岁的五好青年啊,什么时候就成了大叔了?小弟弟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?要来一瓶眼药水吗?……

等墨多多回过神来眼前的孩子已经不见踪影,墨多多活生生被气笑了。

是时候该回去了。他想着。

墨多多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。时不时就抬头望去,云彩被染上了好看的金色。

那天晚上,墨多...

【唐多】书信

心在树上,你摘就是。——保尔·艾吕雅

07:28P.M.

空气里弥漫着奶油香甜的味道,略微焦糊的蛋糕恰到好处,是墨多多多喜欢的。墨多多撑着下巴,望着苹果卡卡蛋糕出神。
女孩笑起来的那双眼睛像极了唐晓翼。
令人火大的烦躁。
墨多多猛地站起来,向玄关处走去,换鞋,拿起挂在门边的钥匙,关门,巨大的声音让墨多多自己下了一跳。
今天就不该出门。墨多多在出门后的一小时十七分钟第五百六十七次对自己这么说。
墨多多走在河边,一边踢着石子,一对情侣从墨多多身旁经过,男生说着俗套的甜言蜜语,一阵恶寒,差一点就把脚下的石子踢到行人身上。多多把头往围巾里埋得更深了些——那是唐晓翼送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——墨...

【唐多】冬日暖阳

“我跟你们说……”几个女生一边走一边和同伴聊着最新的娱乐圈八卦,一会就有笑声穿出,在刚下完雪的冬天里显得格外吵杂。
墨多多坐在书店里的大玻璃旁,木质桌子上摆着一本《追风筝的人》和冒着热气的奶茶,中央是一盆生机盎然的绿萝。墨多多无心看书,大致的翻了一点,便向外面看去。
玻璃上覆盖上一层雾气,模糊了外边光景,墨多多在那写下了三个字。
——唐晓翼。
“您恋人?”一女孩凑过来问道。墨多多没想道会有人怎么问,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是的,他是我恋人。”爽快。
两人相视一笑。
女孩很自然地坐到墨多多的对面,“您可以和我讲讲您的恋人吗?”想了一会,女孩又加上了一句,“抱歉,我知道我有点唐突。如果您……”
“他啊,是一个惹人...

【唐多】【be】静谧

(一)

四月的雨下得正猛,冷气弥漫在水汽中。天空和空气也感觉是灰蒙蒙的,空气中带着点铁锈味。

整座墓园中只有墨多多一人,被雨水打湿的碎发贴在脸颊上,嘴唇微微发白,墨多多紧盯着眼前的那块墓碑,他的眼神却没有聚焦。纯黑的伞就撑开的样子放在脚边,墨多多始终没有要拿起的意味。

眼前的墓碑是一块无字碑,干净平滑,那时唐晓翼的。

石碑下是一束新鲜的洛丽玛丝玫瑰,雨滴从花瓣上滑落,衬着它那病态的白。

良久,墨多多的身体冷得彻骨,现在以他的体力完全不足以支撑沉重的身体。

“嘭——!”

沉闷的声音似在墓园中回响。

墨多多有意识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LED面板灯并没有像白炽灯那么刺眼...